摘杏记散文

发布于:2021-10-27 02:15:21

  杏儿熟了的时候,我们去了一位亲戚家。他家距县城不远,只二、三华里,还挨着一条大路,可就有了一派田园风光。院子阔大,靠北是一排三孔石圈窑洞,东边依着土崖用树枝搭了简易的遮阳棚,盘了炉灶,我们去时他正在这里烧水,鼓风机呼呼地响着。院中央放了小桌、小凳。没有院墙,一眼就看到远处葱茏的山和塄下田里碧绿的庄稼。我坐在小凳上,他忙着为我们冲茶,茶香里有着禾香,一缕清醇的气味。我便想起陶渊明,陶老晚年也许就是这样的生活吧。

  院边是杏树,东边两棵,西边也是两棵。杏树枝梢都浓密,院子里就有了一片凉沁沁的绿荫。今年雨水丰盛,杏树结果稠,枝枝梢梢上都密扎扎地挂着黄灿灿的杏儿。我站起来去摘杏儿,开始是伸手拉下树枝去摘,一边摘一边就送进嘴里,真有一股市场上买不到的新鲜和甜美。

  他家窑后有几畦菜地,种着西红柿、黄瓜和豆角。西边地塄上也有几棵杏树,都不很高,我就想上树摘杏儿。刚这样一想,就引出一段回忆来。小的时候,最爱爬树。有一次,也是杏儿熟了的时候,我和哥哥相跟着去摘杏儿。那时,县城只有东关菜园里有一棵杏树,杏儿熟了也没有买卖的’说法,谁来谁就去摘。我们是放学以后去的,那正是中午时候,菜园里静悄悄地,只能听到“山驴”在绿叶丛中吱吱地叫。哥哥不让我上树,要我在树下拈杏儿。谁知他刚上去攀住一根斜枝,还没动手去摘杏儿,就听得一阵噼噼啦啦的声音,他竟摔下来掉在树下的水渠里了。几十年过去了,心里还想着这件事儿,可越想也就越想再上树去试试身手。正好,塄畔的那棵杏树,离地面不高就分出几根粗粗的杈桠。一时也想到了早年曾驰骋疆场的诗人辛弃疾,他那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的豪迈诗句在我胸中涌动起来,于是,我就攀着枝杈上了树。

  孩子们看见了,一阵惊叫,并拥到树下作护卫状,要我赶紧下来。我倒觉得在树上虽没有孙猴子那样转动自如,可也挺稳,没有危机感啊,于是,就招呼他们为我照像,留个影,算是进入耄耋之年的一份纪念。

  像片在网上发出去,引起一些反响。志强还特意写了一首短诗赠我:

  寿星攀枝树上翘

  银杏羞涩隔绿瞧

  孩童翘首揽日月

  花草自叹情未老

  我不是“寿星”,“情”也不是“未老”。只是还想着当年,想着当年的那股劲头和气势,想让自己能够像“当年”一样美丽地活着!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